【忠贞】(13)【作者:怪物大叔】
2018-04-09
字数:51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女皇的教室(2)

  王进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紧张过。

  房间里的空调呼呼的吹着,但王进还是觉得很燥热,汗不停的从额头留下来。
  「嗯……嘶……嘶……嗯唔……」

  一个光溜溜圆润的翘臀正对着王进,稀疏的阴毛和粉嫩的阴唇在王进面前一张一合。

  翘臀的主人正一丝不挂的跪在地毯上,手中轻抚着一条鸡巴,可爱的小嘴时而把鸡巴含在里面吞吐,时而伸出香舌在鸡巴上面上下舔弄。

  这样的美景王进可不敢欣赏,他知道这绝色冰山美人是那条鸡巴主人的禁脔,同时他更清楚那条鸡巴的主人是谁。

  所以王进和现在他身边的大彪眼观鼻,鼻观心等待发话。

  「哟,西毒老师背景挺有趣的啊,世代为师,桃李满天下啊。」

  翻阅了王进调查的资料,陈锋双手枕着后脑,靠在沙发上沈思起来。

  桃李满天下虽说用来形容欧阳家可能有点夸张,但至少当得起是书香世家了。
  欧阳家从民国时代就开始教书,每一代人至少有一个人当教师,从小学到大学都有。

  即管没有什么出名的人物,但这么多代人下来,教出来的学生,混得有出息的还是不少的。

  偏偏欧阳家一直以来对学生极好,可谓尽心尽力,特别对穷苦学生,更是关怀备至。

  所以当初欧阳枫得罪了卓市长的时候,一中的校长也是很为难。

  怕不收拾欧阳枫市长会不高兴,收拾了又得罪不少人。

  目前欧阳家就剩欧阳枫夫妇和她的爷爷,欧阳枫的父母在她10岁的时候一起出了车祸死掉了。

  而欧阳枫的奶奶因受不了儿子和儿媳突然去世的刺激从此一病不起,过了半年左右也死了,剩下欧阳枫和她爷爷两个相依为命。

  大概在欧阳枫30岁左右,在她爷爷的安排下,很一个小她5岁的男人结了婚。

  如今8年过去了,两人还没有儿女。

  而欧阳枫的丈夫叫李健,是个小公务员,在市教育局当科员,是欧阳枫爷爷的一个学生的儿子。

  夫妻关系一般,但也没听说过有什么矛盾。

  欧阳枫从师范毕业后,她在爷爷的安排下进入一中初中部任教语文。

  可能是她死板的作风得罪了人,一度被人踢到校务处那里打杂。

  可欧阳枫倔强的没有辞职,也没有跟她爷爷说。

  就这样打杂一打就打了3年,最后她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她的情况后,才托人帮忙,她她调到高中部。

  到了高中部她那作死的性格依然没变,不过这次大家都知道她有后台,也没有再整她,只是到现在为止,如非工作需要,基本没什么人会跟她说话。

  至於她为什么对陈锋这么大意见,估计就是当初陈锋入学,王颖去办手续给校长送钱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吧,因为前几天教育局和纪委都收到了欧阳枫的实名举报信。

  只不过校长和我的后台关系够硬不了了之,反正她欧阳枫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高中部半数老师都被她实名举报过,大多都是收红包什么的。

  其实不单单她欧阳枫自己一个人得罪人而受到排挤,就连他丈夫在教育局里面也被他那可爱的妻子连累,被边缘化了,为此李健也是很苦恼。

  「呵呵呵,欧阳老师这么作死真的不要紧么?不过我觉得很多人都乐得看见她变成一条母狗,对吧,颖姐。」

  陈锋一边笑一边拍了拍在他下面埋头苦干的王颖,而王颖理都没理陈锋。
  「嗯,资料我看过了,不过没有我特别想要的东西,王进,继续深入一点,这几年她和她的家人做过什么我都要知道。」

  陈锋见王颖不理他,也没有任何不悦,对王进说道。

  「是,峰少。」

  王进听到陈锋的命令,连忙称是,但也不敢抬头。

  「那个……大彪。」

  「是。」

  「明天我让颖姐打500万到你账上,用来重新装修这舞厅,太他妈寒暄了,不够再跟我说。」

  「知道峰少!」

  「嗯,还有,我再给你100万,你帮捐给市孤儿院,额……那个分散给多些兄弟来捐,用你们自己的名义,嘶……颖姐,你慢点……魂都被你吸出来了…
  …呼……没事你们就出去吧……嘶……「

  「是」×2王进和大彪听到陈锋的话,两人答应了以后如蒙大赦般,像屁股着火一样退出了房间并关上门。

  王颖见二人已离开,抬头看了陈峰一眼,放开他的鸡巴,站起身来骑坐在陈锋的身上。

  王颖那冰冷的绝色面容如万年不化的冰山一样,芊芊玉手一边扶在陈锋的肩膀上,开始缓慢的往下坐了上去,一边调整着利於骑乘的角度。

  这是王颖第一次主动,当不能放过。

  陈锋脸上浮出得意的微笑,他上挺,双手往下一压,配合着王颖骑坐的动作,把整根鸡巴顶进王颖的小穴里。

  「哈……呼……」

  直到陈锋整根鸡巴没入了王颖的小穴,王颖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嘴巴里倒抽了一口气。

  王颖的纤腰开始主动的上下起来,那浑圆雪白的诱人香臀,忽起忽落的翻飞出动人至极的靡肉浪。

  陈锋看着高傲冰冷的女同性恋王颖在自己身上曲意承欢、纵欲奔驰,心底那份狂喜当真是笔墨所无法形容,他越看越高兴、越看越难以忍受。

  猛地便将王颖紧紧拥入怀里,用舌头去品尝那两颗鲜红大葡萄。

  身下的沙发随着两人运动发出『叽吖叽吖』的声音

  ………………………………………………………………………………………
  第二天,陈锋准时来到一中。

  「哇塞!胖子,昨天搞了多少次,操,你看看你那脸色和黑眼圈。」

  陈锋看着脸色苍白,双目无神,上面还挂着两个黑眼圈的卓旗。

  「3……3次……」

  卓胖子看见陈锋,像在大海里看到救生圈一样,马上就搂着陈锋的肩膀,整个人挂在上面,双腿还有点微微打颤。

  「你有没有这么虚,3次是累点,可也没累成你这死样啊……」

  「每人……」

  「额……你用不用这么拼命,又不是以后都不让你过去,你小心精尽人亡啊,你出什么事我怎么跟卓市长交代啊。」

  「不就是因为太他妈刺激了么,第一次搞母女花双飞耶,还是那么极品的母女花,所以就忍不住了……」

  「唉反正你保重身体就是了,要是你再这样,我就让红姨不开门给你了。」
  「知道啦,也就是第一次是过度了点,我自己会悠着的,来来来,到教室去,我要补一下眠,困死了。」

  卓旗满不在乎搂着陈锋屁颠屁颠的向教室走去,陈锋摇了摇头也没再说什么了。

  时间过得很快,上午的课程上了一半。

  课间休息的时候,陈锋独自一人在走廊里闲逛,思考着对付欧阳枫的办法。
  「嘭……」

  突然一声用力的关门,把思考中的陈锋拉回现实。

  只见欧阳枫怒气沖沖的从一个房间里摔门而出,踩着高跟鞋啪啪啪的走了。
  陈锋看着欧阳枫的背影,再看看四周,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了逛到了教室办公区,而欧阳枫刚才摔门的,正是校长办公室。

  本着好奇的心,陈锋想了想就走过去敲响校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

  听到回应,陈锋就大方的推门而进。

  「哦,小锋,来来,坐。」

  校长看到进来的人是陈锋,热情的招呼陈锋坐到沙发上。

  「小锋,来找洪叔叔,有什么事吗?」

  校长主动帮陈锋倒了杯水,坐在陈锋旁边问道。

  「哦,没什么,刚刚走到你办公室门口,看到欧阳老师很生气的走了,我只是有点好奇,所以来看看洪叔叔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陈锋看着校长那阿谀奉承的样子,觉得有点鄙视,作为市一中的校长,不就是收了我家的钱么,有必要放这么低的身段?所以没碰校长递过来的水,开门见山的问道。

  「哼,那家夥越来越目中无人了!帮忙就不需要了,反正她经常是这样的。」
  提起欧阳枫,校长的脸色立马也黑了下来,想来欧阳枫气得他够呛的。
  「哦?叔叔能跟我说说是什么事么?我有点好奇。」

  陈锋有种直觉,觉得这可能是关键。

  「哼,还不是她想用学校的名义在市教育报上发表她那些什么教育方针,还有什么批判教育系统的弊端什么之类的文章,而且还指名道姓指谁谁谁有问题,哪个哪个学校有问题,这种怎么可能让她发表呢,不是得罪人嘛。」

  「哈?欧阳老师这么逗?」

  「可不是!她都没有脑子的,算了,不说她了,说起就来气。对了小锋,这几天在学校上课还习惯嘛……」

  接着,校长开始对陈锋嘘寒问暖,可陈锋脑海里有一个计划慢慢的形成,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校长,直到上课铃响起,陈锋才告别了校长。

  「王进,帮我查点东西……嗯,对,马上,我今晚要看到!」

  走出了校长办公室,陈锋马上拿出手机,打给王进。

  ………………………………………………………………………………………
  放学后,陈锋坐上王颖的车回到家里,钟珍已经把满桌的菜做好等着陈锋了。
  「哇,妈,你好厉害,都是我爱吃的耶。」

  陈锋看到桌上的菜,和围着围裙美艳的钟珍,马上就走上去一把抱着钟珍的腰,亲上了钟珍那诱人的双唇,两只手放在钟珍的丰硕的翘臀上揉捏。

  「嗯……别,小颖还在……在呢,先吃饭……嗯……」

  钟珍艰难的要把陈锋舌头吐出来,含糊不清的说道。

  「切,颖姐又不是外人,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坦诚相见了,恐怕颖姐现在比我还要想马上吃掉你,呵呵。」

  王颖进屋后没说话,冷着脸坐在一边看着母子俩,但那炽热的眼神深深出卖了她。

  「别……别……先别闹,吃饭……菜凉了就不好,枉费我一番努力了……啊……别伸手进去弄……锋……啊……」

  陈锋趁着钟珍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后她后面的家居服裤头伸进去,手指探到一个湿润的地方,就戳进去抠弄起来。

  「嗯……锋,乖,不要抠了……先吃饭……放开我吧,还有汤还没拿出来…
  …「

  随着陈锋的抠弄,钟珍的脸色开始泛起潮红,无力的靠在陈锋的身上,无力的哀求起来。

  「好啦,不逗你了,今晚再好好跟你玩,哈,妈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陈锋把手抽出来,在钟珍面前扬了扬那根满是透明粘液的手指。

  「恶心死了……」

  钟珍轻轻推了陈锋一下。

  「哈!我倒觉得一点也不恶心呢,对吧,颖姐。」

  被推了一下的陈锋顺势向后退了几步,到了王颖旁边,把那根湿哒哒的手指放在王颖的面前。

  王颖死死的盯着陈锋那根手指,然后微微张开性感的小嘴,把整根手指都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允。

  「妈,你看,颖姐吃得多香。」

  「哼,不理你们,我去盛汤……」

  看着王颖那陶醉的样子,钟珍觉得很羞人,逃命似的跑进了厨房。

  「哈哈,颖姐好吃吗?」

  王颖没有搭理陈锋,只是用舌头仔细的舔弄他的手指,任何可能沾有钟珍蜜汁的地方都不放过。

  ………………………………………………………………………………………
  饭后,陈锋没有让王颖载他出门,估计王颖也不愿意。

  只是跟钟珍和王颖先热热身,等下回来再好好玩,然后就独自打车到了舞厅。
  「锋少这是你要的资料。」

  到办公室一坐下,王进就把一份资料抵给陈锋。

  「嗯?欧阳枫总的来说还真是个不错的老师,提出的教育方针很有见地,也不古板守旧,真正实施的话对学生来说是很不错的,不过就她那性格,估计没人会理她,而且很多提案,都触碰到上面那些人的利益了。欧阳枫这种人才註定是要明珠蒙尘了……」

  看着手上的资料,陈锋喃喃自语道。

  「咦,明珠?蒙尘……啊哈,终於抓到你的弱点,欧阳老师……」

  陈锋突然眼前一亮,丢下手上的资料,拿起了电话。

  房间里,一名脸色潮红的赤裸少女蜷缩看着旁边胖少年正趴在一个丰硕的熟女身上卖力的耕耘,而少女的小穴里,白色浓稠的液体顺着大腿慢慢的往下流。
  「摸摸你的头呀!好温柔呀!摸摸你的背呀!跟我睡呀……」

  熟女的浪叫和肉体碰撞交织的淫秽声中,一个由猥琐男声唱的《十八摸》,在房间里突兀的响起。

  「操,谁他妈这时间打电话过来,不知道小爷在办正事么!」

  少年很想无视电话的响声,但他看到是陈锋的来电,还是停止了耕耘,拿起电话接听。

  「喂,小锋,干嘛?」

  「我陈锋,胖子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红姨家。」

  「操,胖子,你不要命了?小心精尽人亡啊,别第二天卓叔来找我麻烦,说我害死你。」

  「滚,别诅咒我,就干两炮就回去了,昨天已经没回家了,今晚再不回去我爸保证打断我的腿。」

  「那你回家前来我舞厅一趟,有事。」

  「啥事不能明天说?非得我走一趟……」

  「学校说不方便,你过来就是了,别那么多废话。」

  「靠,好吧……」

  丢掉电话,卓胖子准备继续干的时候,发现他的小鸡巴已经软下来了。
  他走到床边,拉起正躺在床上的少女,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

  「来,帮小爷吹硬,随便好好尝尝你妈淫水的味道,哈哈……」

  尽管少女觉得很恶心,却不敢把嘴里的鸡巴吐出来,只好含着泪慢慢的吸弄
  ………………………………………………………………………………………
  「什么?要我说服我爸给那老妖婆表彰?小锋,你没发烧吧?」

  历经「千辛万苦」终於肯从温柔乡离开的卓旗来到了舞厅,听到陈锋的要求后觉得不可思议。

  「你就别管,听我的就行了。」

  陈锋没有解释,他觉得解释也没用,以卓胖子的智商是不可能理解的。
  「可是……。」

  「没有可是,想操西毒这是必要的步骤。」

  「额……。那好吧,我试试跟我爸说说。」

  卓旗二丈摸不着头脑,但只是直觉陈锋不会骗他的,可为难的是他的市长老爸也是很讨厌那老妖婆的,那到底要怎么说服啊。

  「你回去跟你爸说你最近因为西毒的苦心教育,你的学习水平有很大的提高,然后最近这一个月在你父母面前装成超级乖宝宝就行了。」

  陈锋看到卓胖子的面色,就知道他在为难什么,所以不等胖子求助就直接把方法教给他。

  「一个月啊,那我还能不能到红姨那里……」

  「想都别想!这一个月每天都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学习,学不进去也要给我坐在那里发呆。考试什么的,我会帮你弄到试卷,懂吗?」

  「那还不如叫我去死。这叫人怎么活?」

  卓胖子觉得这生活生不如死。

  「那你想不想操西毒?想不想西毒想母狗一样跪在里面任由你处置?不想的话就算了,没你我自己也有其他办法,虽然麻烦点,但也不是一定非要带你一起玩的。」

  陈锋看到卓旗那样子,不屑的说道。

  「别别别,哥……。我的哥,不要撇下我啊,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见陈锋要不带他玩,卓旗就慌了,坦白说欧阳枫他是想操,但他主要是舍不得红姨母女啊,万一以后都没得去,那就惨了。

  「你放心,除了你这边,我也会安排人去教育局和报纸上帮西毒造势的,到时说服你那市长父亲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人哪…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名…利…谁愿放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