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学园】作者:侠刀★蜀道行
2018-04-09
               悦乐学园


字数:48549字
下载次数: 120





                序章

  黄昏。偌大的都市逐渐沉入黑暗中。屋顶一点一点染上黑墨;门前垂挂的信箱。

  在我的身下,正压着一个女人窈窕的身躯。「啊碍好棒、再来……」

  我搂着女人纤柔的腰,就大力挺进。另一方面我的手指也没闲着,抚过那片芳草,它肆意地奔放在女人的密林。

  「不、饶了我吧!我、我要去了……」

  「嘟、嘟、嘟……」就在她紧紧抓住我,要冲上天的一刻,呼叫器响了。
  「别停!」

  「宝贝,我怎么舍得停。」我一边继续冲刺,一边偷瞄着掉落在床边的户BBCall上闪亮的数目。

  「干、查勤的。」

  我吐了吐舌头,为了快点结束而更猛力抽送起来。冲啊!万马奔腾的激烈……
  数分钟后。解放过的男根软绵绵地瘫着,我拿起放在桌上的电话。

  女人柔软的身体靠了过来,懒洋洋的像支小猫。真迷人。我故意用脚尖去刺她浑圆的双臀。

  「你坏!」女人顽皮地笑了笑,一转身,拾起粉黄色的浴巾披上,走向窗前。浴在大片落地窗洒落下的夕阳里,她彷佛也要溶入这片绚丽。

  眼前新宿耸立的大楼,像是沙漠中海市蜃楼的远古遗迹。空气中满是欢愉过后的失落与倦担,「这里是JES。」

  电话接通后,我报上密码。另一头又传来熟悉的沙哑声音。「任务、晚上七点,磁碟片会交给由美;依照惯例、看完后马上销毁,OK?」「遵命。」
  我挂上电话,这类通话总是如此简单扼要。

  「是局长吗?」女人回过头来,她的轮廓在夕阳中显得特别柔美。

  「是不是抓到我们在偷懒?」

  我点起烟,深深吸了一口。「晚上七点,跟超级探员由美小姐拿资料。」
  女人——我的由美抚媚地笑了。她把头发一撩,两眼直勾着我。

  「那么再来吧!」


              第一章 女人园

                (1)

  「讨厌,人家不会啦!」

  「好老师,你就替人家答嘛!」

  全班哄堂大笑起来。被问的人非但不站起来,还噘着嘴向我撒娇。可恶,这群小妖精……

  一气之下,我差点没把手上的粉笔朝她们扔去。就在这时候铃声响起……哼,算她们狗屎运。

  女孩们一听到铃声,就自顾自地站起来,大声说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起立、敬礼。」

  「谢谢老师……师……师。」像在唱平剧一样,女孩们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长……这分明是在取笑我。

  我板着脸瞪过每一张脸,你们、你们给我记……这、这……一个女孩的格子裙像被风吹起,不、是她自己掀起裙摆往脸上扇着……她匀称的双腿闪着象牙白的光泽,像是感受到我凝视的目光,她贼贼地笑了笑。

  「我里面有穿短裤啦,色狼。」

  女孩们哭得东倒西歪。你、你们……

  当我胡乱抓起桌上的课本,冲出教室时,已经是满身大汗。(这些女孩子真是太可怕了……)

  不只这样,只要我一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就可以听到一片窃窃私语,无非是对我的品头论足;上课中也常爆出一些莫名的笑声……站在讲台上的我,在这三十五对锐利目光的注视下,简直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痛苦。

  这些女孩对新来的年轻男老师,真是极尽捉弄之能事。(尽管我也是帅哥一名,但这种魅力在这群半大不孝正在发育的高三女生身上,反而成了阻力;搞不好是她们因为害羞而故作姿态呢。)如果是男校的话,就简单多了。

  一声「接招!」粉笔攻势就搞定了。

  可是这些春花般绽放的女孩们,她们可都是富家名门的千金大小姐,连被人大声讲过都没有。她们只要娇滴滴喊一声「不管,人家不懂嘛!」再有威严的人也要软了半截吧?可是她们捣起蛋来,一点也不输给男孩子。

  我对女子高校的种种绮想,总算是彻底破灭了。什么浓密的树荫下,害羞的长发美少女「纯纯的爱的告白。」这些根本是骗人的。

  「佐久间老师!」当我走在走廊上,身后又传来女孩那种轻佻的声音。
  「这些小妖怪,你们整我还整不够吗?」现在要躲也躲不了,只好硬着头皮回过身。

  短短的头发带着几分潇洒,那张丰厚的嘴唇微微翘着,像随时在嘟嚷着什么,这是个很神气的少女;她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个长发女孩。

  我的眼前一亮。

  「老师,你习惯这里了吗?」

  「说不上习惯不习惯,我也是昨天才来的。嗯,你叫什么名字?」

  「振间典子,叫我小典就好。老师,你几岁了?」

  「二十五,怎样,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血型呢?」

  「B型。」

  「身高、体重,有没有马子?」

  「你、你是在做身家调查吗?」

  「老师,叫我小典啦!」

  我差点没昏过去,但碍在另一个女孩的面上不好发作。她……我早就注意到了,好像叫做松乃广美。她总是那么静……如瓷的白晰肌肤,两道秀美的柳叶眉。乌黑的长发,总是让窗外流泄的阳光染成闪烁的粟棕色;微微一动,就像洒落下无数的金沙。她的楚楚动人一直深印在我的心上。

  叫做松乃的女孩像感受到我的凝视,害羞地垂下眼帘。

  「小典,不要再为难老师了。」一边拉了拉典子的衣袖。

  「老师,我是松乃,松乃广美。」虽然还是不敢看我,她的态度倒是很大方。
  我不禁脱口说出「嗯、我早就查过了。」,典子马上跟我翻脸。

  「我就知道,男人就只注意漂亮的妹妹,连老师也不例外,偏心、偏心。」典子故意喊得很大声。

  「不是,你小声点啊!我是看松乃总是一个人静静坐在窗边。」

  教室里已经探出好几个人头,正在好奇地打量着我。求求你,别搞砸我的差事。

  「你们对每个老师都这样吗?」

  「才怪,帅哥,这是我们对你的特殊待遇哟!」谢天谢地,总算扭转情势;典子的声音又低了下来。

  「特殊待遇?」

  「是啊,我们看老师年轻帅气,才会心痒痒的。」(就是嘛,我说像我这样的美男子。)松乃也笑嘻嘻地把手指放在唇上。

  「真的,老师好可爱耶!」被她甜甜的声音赞美着,我简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松乃,你、你才真是可爱呢!但愿这种甜蜜永远不变,只有我俩人……典子很不识趣地插话进来。

  「你可以想像对训导主任佐藤「女仕」做这样的事吗?只要我们稍微坐不端正,她就会用那高⒏度音的嗓子喊道「你们这哪像雨宫学院培养的高贵淑女哦?」,对那老处女特殊待遇?我们可没这个兴趣。」

  训导主任佐藤?……我的脑里闪过昨天介绍过的脸孔。没错,矮矮胖胖的老太婆,剪短齐耳的头发、戴副厚重的眼镜。乍看下根本分不出是男是女,只有嗓门还是那么的尖锐有力。

  「她还管得动你们吗?」

  「管是管不了,但是她简直是块远古的化石,又臭又硬,谁也不想去惹她……不过有时候也有她的可爱啦!」她对松乃挤挤眼。

  松乃也会意地笑着,突然又「肮」的一声。「对不起,失陪一下。」

  她小碎步跑过我身边。转身望着松乃离去的身影,只见走廊的转角处有一个戴着眼镜、像小男生的女孩正在等着,她把一封信交给松乃。

  「那个单恋的傻孩子……」典子笑着说道。

  「她叫做水上早由利,一年级。每次没事就跑到班上来找松乃,一天一封情书、三天一束玫瑰,简直比人家有男朋友的还勤快。不过,她看起来总是怪怪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接触不到男孩子,怀春少女只好把满腔爱意投注到同性的身上。我仔细观察她们。曲于是背对着,我无法看到松乃的表情;那个早由利倒是在察觉我的目光后,就狠狠地瞪了回来。

  「老师,你看吧!如果你敢对松乃动歪脑筋的话就惨了,说不定会被她用刀捅死呢。」

  「你别再说了。」对这些捉摸不定的小女生,我现在可是小生怕怕。只是、只是……那个早由利,她的脸尽管有着男孩子刚硬的线条,丰满的胸部却像两粒圆鼓鼓的大球,就要撑破西装式的制服外套、蹦跳出来。可惜、可惜……身材不平衡的人,心理也很难平衡吧?

  「这种事在女校里常听说。」

  「什么事?」总不会是同性恋恋人奸杀情夫吧?

  「我是说女孩子间的互相爱慕啦!」

  「嗯、很多……」典子心不在焉地答道。

  「这也难怪,大家朝夕相处,难免产生特殊的感情,而且据说尝过那种滋味的,也大有人在。不过老师,你别担心,我还是喜欢像你这种成熟的男人。你还是处男吗?」

  这……为什么要把我扯进去?

  就在这尴尬的时刻,上课铃响了。

  「啊!上课了,这节是音乐课,我还得快点到音乐教室。那么下次再见了!」典子向我挥挥手、跑开了。

  「唉……」好不容易可以松口气。只是,那个可爱的小脑袋瓜里,为什么净装着这些事?我真是怎么也想不通……

  就在这时候,松乃温柔的声音传来。「老师!」

  「咦?」我转身过去,只见松乃正眨着水汪汪的大眼,对我狡黠地笑着。
  「老师,典子的话你不要相信哟!她这个人秀逗秀逗的,最爱胡思乱想了。如果有任何问题就问我吧!我也是这班的班长。」

  「哦,那就麻烦你了,毕竟我在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的。」

  「老师,别客气了。」在落落大方的松乃面前,我反而像小姑娘般的浑身不自在。

  「松乃,快点,要上课了。」前面传来典子的叫声,松乃加快步伐,跑了起来。她浅紫色的格子裙飞扬着,露出底下纤细光滑的双腿。真不错,可以得个⒐0分罗!我呆呆地沉醉在眼前的美色;过了半晌才回过神,假装咳嗽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2)

  初冬清朗的空气,微微凉风袭来。一到上课,整个校园都静了下来;只听见偶尔传来的朗诵声,像小精灵们的呢喃低语。走到种满椰子树,绿盎然的中庭,还可以听到古旧的砖红校舍里,传出少女们高昂清澈的歌声。

  私立雨宫学园。位于长野近郊的山上,是一所颇富盛名的女子贵族中学。
  国中、高中合计共有约一千多名学生,依照规定这些女孩们都住在一起。很典型的天主教学园;黑色的礼拜堂,穿着灰色长袍的修女们,像一座座石膏雕像移动在茂密树荫下的步道上。但是,在这一切平静的表象下……

  我想着电脑萤幕上出现的惊人真相。这一向夸耀着严格管教、高升学率的百年名门女校,暗地里却接连发生不寻常的事件。

  这几年来,每年都有好几个女孩子失踪,尽管没有对外公布……照说做父母的没有不管的……只是很奇怪的,这些父母在向警方申请协助寻找不久后,又都以「已找到女儿」为由,要求警方不得再插手此事。

  可是,据警方的追踪调查,这些女孩们一个也没有回来。而学校方面的态度也暧昧不明,面对警方的查询,他们一律以「该学生已转学」的藉口搪塞。坦白说,像女子学园这种封闭的社群,一般警方是很难涉入;再加上学园的女孩们都还未成年,就算知道、看到什么,也都在校方的控制下不敢多说什么。

  总之,这一连串的失踪事件都是以不了了之收场;而新入学的女孩们也可能就这么一去不回了。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佐久间裕一,帅哥加上JES的超级探员,正化身为女孩们的梦中化学老师,来拯救大家了!所谓的JES,就是教育委员会在考虑学校的特殊状况下,与警方合作的调查机构。当然里面的工作人员,就得像我这样深刻了解青少年的青涩、耍帅、叛逆……等等复杂心理的人。

  唉、可怜的惨绿少年少女们……(呸呸,好像用错成语)不过发生在雨宫学园里的事,好像来得更神秘诡异……连我的前锋、JES的佐佳木惠探员,也在进入学园一段时间后失去了消息。

                (3)

  办公室里,因为大部份的老师都去上课,而显得冷冷清渍。好不容易我到自己的位置,发现上面留有一张写着「佐久间老师理事长在找你佐藤」的字条。佐藤?哦,那块快发霉的化石……

  一个矮胖的黑影滚到眼前,我感到正被一道锐利的眼神打量着。

  「佐久间老师,大家等你老半天了,你可真悠哉啊!」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学校里就是少不了这种惹人厌的老太婆。不过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吧?我在老女人面前一样很吃得开的。

  「喔,被学生缠住了。」

  「是吗?问问课业上的问题是可以的,不过别自作多情,以为那些小女生迷上你了。她们不过是吃不到鱼的馋猫罢了,难得有支公的……」老处女就是老处女,她怎么不练练别种舌功呢?

  「哎呀,不是我在说,现在的老师哪还有作老师的样!像你之前的化学老师,打扮得简直跟妖怪一样,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像偏偏那些小女生还喜欢她,说她非逊(Fashion),还偷偷模仿着。看吧,做不到一年,就莫名其妙辞职了,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唉唉,真不知道她把老师这样神圣的职业看成什么了。」她不是在说木惠吧?

  老太婆摇头叹气,一副要昏倒的模样。我老实招了,在我跟木惠一起受训的期间,也是被她要得团团转。那个精明干练、总是走在流行尖端的女孩……只是这样突然的离职,恐怕不是好胜心强的她会做的事吧?

  「难道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不会是你这个老怪物暗中动了手脚吧?)「自从现任的理事长接职后,这类事就变成她一个人在处理。」佐藤的话里明显地流露出不满。

  「那么学生呢?如果她们要转学……」

  「学生?」走在前面带路的佐藤突然回过头,谨慎地看了我一眼。

  「怎么,佐久间老师,你也听到谣言了?就有这些人,准是对我们辉煌的校誉眼红,才造谣搞破坏的。什么学生失踪,你千万别相信,我们这里从没有过这样的事。」

  老太婆满布斑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内疚怀疑的神情。她将建立于虚荣心的推论视为理所当然。

  我故意讨好地问道。「那么佐藤老师在这所名校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嗯、不敢当,我可是从上任理事长的任内就在这里了,这所学园的历史也可以说是我一生的故事。」老太婆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感伤起来。

  「那么上任理事长是怎样的人?」

  老太婆停下脚步,好久不出声,像陷入对往事深深的回忆中。

  「一位真正的教育家,全心投入于日本女子的教育事业。记得大战刚结束的时候,GHQ(二次大战后联合国派驻日本的军队)提出要徵收学园为驻防据点的要求。当HGQ将军率领驻兵来到时,理事长一个人挡在校门前,对着数百名美国大兵喊道「你们以为做学问的是什么地方?我听说各位都来自自由民主的先进国家,却要做出如此野蛮的举动,真是感到遗憾。」结果GHQ的将军一言不发,向他行礼后就自动离去了……在他身上,我才看到真正的教育家的风范。」

              第二章 探索

                (1)

  觉得怎样?这是你第一次来教女校吧,有没有遇到什么困扰?」理事长的声音很轻柔。

  「因为佐佳木惠老师突然辞职,原本我们学校大部份都是女老师的……学生们都还乖吧?希望没给佐久间老师制造麻烦。」

  「不、不,比起男孩子他们好带多了。」我口是心非地回答,总不好第一次见到人家就告状吧?

  人家——雨宫学园的理事长雨宫淑子就站在面前。女人四十一支花的她,正散发出一个成熟女人最浓郁的诱惑。脸颊上白玉般透明的肌肤紧绷着,细长的凤眼直扫入发梢,给人一种高贵,难以亲近的冷艳感。

  T大外文系毕业。出生于世家,父亲是议,员又嫁了一个议员丈夫,自从七年前任职理事长后,就带着女儿小百合住在学校宿舍里。看着紧裹在西式条纹套装下的窈窕身躯,很难想像她已经有一个高二大的女儿。

  在理事长室里,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人物。雨宫学园的园长——岩藤刚三先生。
  五十多岁的他,有着中年人微微发福的身材,浓黑的眉毛像在说明他不轻易屈服的强硬性格。也当过议员,听说是靠做工业材料买卖起家的,仗着财多势大被聘为雨宫学园的园长;很凑巧的第二年淑子就成为学园的理事长。

  他们间有没有一腿,这种事当然不会公开。只是和丈夫分居的淑子,由她高挺浑圆的胸部和匀称的腰身看来,绝对是不欠缺男人的滋润。(这种事很难逃得过我的眼里。)

  处于狼虎之年的淑子和看起来很能「干」的岩藤,任谁也会想把他们送作堆的。我想像着岩藤强壮的身体压着淑子,肥胖的手使劲搓揉她丰满的肉球。「咚」的一声,身下的小棒子直挺挺地翘了起来。拜托,现在还不是你上场的时候啦!
  「佐久间老师,根据资料,你也在A、K等私立学园待过,不知道你觉得和它们比起来,我们的雨宫学园如何?」我小心翼翼地斟酌字句。

  「嗯,私立学校里大部份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父母亲对他们抱有很高的期望,老师的教学也得来得更严谨认真。」

  「没错,这就是人们会选择私立学校的原因。由于管得紧,什么被欺负、暴力勒索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再加上这些孩子都被培养了强烈的优越感,也不肯作出什么伤害自己名誉的事。」淑子的话可谓一针见血。嗯,这是个聪明的女人。

  事实上,如果要明确区分,私立学校还可分为三类,分别是以头衔、以传统、和以金钱来吸引学生的学校。前面两类也真如淑子所言,在学校、家庭的严格管教和学生的自制下,这类学校都能创造出极高的升学率,可以说进了这所中学就等于保送至名府大学了。至于第三类以金钱作为招揽的学校,则是暴发户子女的天下。他们视多少为最重要的价值标准,因此也常发生大户聚集罗楼,修理小户的事情。

  当然,他们更不会把那些钱赚得比自己零用钱还少的老师们放在眼里。可是,既有优良传统又有着高升学率的雨宫学园里,为什么还会发生学生失踪这样离奇的事?

  「你是公立学校毕业的吧?……据我所知,校内的许多老师对私立学校的作风也颇有微词,怎样,你对这种事有什么意见?」园长粗厚的声音传来,他显然在试探我的态度。

  「哦,这对我而言是无所谓的,反正有钱赚就好。」

  「这样的……看来什么理想、抱负,都不及填饱肚子重要。这两天觉得怎样,还有兴趣吗?」

  「我想还可以胜任,而且雨宫学园的待遇又特别好。」他们轻蔑地笑了。BINGO!让他们瞧不起最好,这样才不会对我有戒心。

  「因为你是教育委员会极力推来的,我也很相信你的教学能力。不过因为学园里都是正在发育的少女们,难免对一些问题特别好奇,希望你能铭记本校的校训-严正、端重,以培养少女的高尚情操为宗旨就好了。」

  「是的。」我尽力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那么可以请问一下,木惠老师是以什么理由请辞的?」在一刹那间,我彷佛看到淑子细长的眉毛挑了挑,但随即恢复她的冷淡。

  岩藤开口说道。「你只要负责你的教学工作就好。」

  「是的。」我只好乖乖地退出来,这个谜仍重重地压在心上。

                (2)

  JES交代给我的任务,是找出失去连络的木惠和这四五年来失踪的女孩们的下落。

  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回想起昨天被介绍给大家的情景。

  老师里大部份是已经奉献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几张年轻的脸上看起来嘻皮笑脸,毫无理想的模样,平日准是习惯对园长、理事长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们。园长和理事长都是厉害的角色,要他们自动承认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老太婆又太忠心耿耿,一点也不相信学园里会出什么怪事。只有对女孩们下手了……

  我的脑海中浮现松乃甜美的笑靥。典子倔强的模样也浮现出来。不、那个女孩太难捉摸了。

  就是松乃吧!不、不,别误会,我绝对没有其他企图,我以JES超级探员的名誉保证。

  就在我陷入半喜半忧的沉思中,老太婆尖锐的声音把我惊醒。

  「佐久间老师,你真是……」她怒冲冲的声势让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办公室里还有两三个老师,他们也都是表情凝重,屏息不敢出声。我的视线重新回到老太婆那张横眉竖眼的脸。

  「佐藤老师,想请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可得问问你自己,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了吗?不要跟学生乱拉关系,现在已经传得满天飞了!」

  「什么?我和谁有什么特殊关系啊?」我的嘴因惊讶而张得开开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拜托,我才上过一堂课而已!」

  「一堂课就够搞了。」老太婆的声音像花腔女高音般高昂激亢。

  「已经有人来报告了,说你一直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某个女学生,是谁你自己心里有数吧?」贱人,欣赏欣赏就犯法罗?不知道哪个长舌妇?

  「你给我去忏悔。」

  「……」什么碗糕啊?

  老太婆颤抖的手指指向那栋黑色尖顶的建筑物。

  我只听说过在宗教里有忏悔的仪式,没想到这还适用于已经为人师表的我们身上。算我衰,谁叫这里是上帝的圣地呢!不过,这正是打听秘闻的的大好机会,修女们一定知道得更多。

  当我走向礼拜堂时,一个神色匆忙的男人迎面而来。「怎么,被关紧闭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女子学校还管得真严格啊!」

  「是啊,几乎每个新到的老师都会被罚。」这么说,那个比我风骚不知几百倍的木惠,一定也逃不过这一关哩!

  还没请教人家贵姓呢!这里男老师少,以后也好有个照应。「请问你是……」
  「教数学的佐佐仓老师。」

  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典型的白面书生、少女般的白晰肌肤、戴着金边眼镜、微卷的浏海飘在额前……嗯、应该很受到女孩们的欢迎。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他看起来很憔悴,像刚干过什么粗活似的。

  「佐佐仓也忏悔吗?」

  「嘿嘿,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原来还是前辈呢!

  「那么我先走了。」佐佐仓继续走着,他的动作里没有一点年轻人的蓬勃朝气,而是像个幽灵般从我身边飘过去。

                (3)

  礼拜堂正对着办公大楼和教室,在它后面是学生和单身教师的宿舍。

  坦白说,这里简直是老处女的大本营,雨宫学园里多的是宁愿为教育奉献一生的崇高女性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本没人要)每天通勤的就只有园长和学园警卫吧!

  跟这些老女人一起生活,吃是不成问题啦!不过就是伤眼,好在白天又可以把它补回来。尽管这里依山傍水,风景优美,但对我这个巷口没有seveneleven就活不下去的都市人而言,无疑是苦行僧般的生活。

  教师宿舍旁还有一栋纯白的两层楼洋房建筑,听说理事长淑子就带着她的小百合住在里面。与丈夫分居的成熟女人……在走进礼拜堂时,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紧张。歌德式的高耸建筑,塔端的窗户流泄下的光束,正落在圣坛中央抱着耶稣的圣母像上,大理石的光泽透露出丝丝的生命的华彩。

  我走向圣坛旁的木门,轻轻地推开它。「请问有人在吗?」

  昏暗窄小的房间里,零落地摆了几张椅子,一个修女低着头在编织什么。看到我她吃了一惊,就在我们目光接触的刹那……那双如铜铃般闪烁的眼眸、微翘艳红的双唇……青春洋溢的圆月脸,一时之间我以为是哪个女孩子调皮,故意穿上修女的衣服呢!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修女,一般的修女总是皱巴巴的,稍微作错什么就会念一大套的老巫婆们,可是眼前鲜嫩如水蜜桃的脸蛋儿……要在平常,我一定早吹口哨了。修女恢复镇静,站起身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在这么个美女面前,怎么可以泄底呢?「哦,没什么,只是因为是新来的、好奇,就想要到处看看。」

  修女微微笑了笑,她很快地收拾一下。「请跟我来。」

  「没有打扰你吧?」

  「哪里,教堂的门是随时对需要的人打开的。」

  她回过头来,对我眨眨眼,算是对我的欢迎。天啊!我以后应该常会有此需要吧!连小兄弟也猛点起头来,他像是迫不及待要钻出来,跟人家打招呼。你给我踮踮啦!这种地方,在这样神圣的气氛下……走在前面的她,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异样。她解说着礼拜堂的历史和圣母的雕像。

  「我是克莉斯汀,请问老师贵姓?」

  「噢,我是新来的生物老师——佐久间。」因为一直想着她僧衣下的人体结构,竟一时说溜了嘴。

  「克莉斯汀修女,你还很年轻吧!」

  「嗯,二十二岁,我是这里最年轻的修女,其他人都四、五十岁了。」糟蹋啊!这么一朵鲜花!

  不过今天能让我与她单独相会于此,也真是三生有幸。原来其他的修女们都去参加长野市的宗教聚会,只剩下克莉斯汀在等待着我的到来……我不禁飘飘欲醉了。

  「教室那边还有些具宗教意义的摆设,佐久间老师去参观过了吗?」

  我摇摇头。

  「那跟我来吧!」她熟稔地拉起灰色的裙摆,快步走了起来。

  我努力压抑住伸手去掀开它的强烈冲动。又不是小男生了,还做这种事会被当作是变态的。下行,得赶决想办法转移注意力。

  「这里既然是天主教学园,园长和理事长也都是教徒吗?」

  「不是。」克莉斯汀坦率地回答。

  「以前的理事长听说都是虔诚的教徒,不过他们并不强迫老师和学生们信教。其实只要能好好办教育,也算是发扬了天主教的真正精神。」

  「哦?可是我有听说犯错的学生会被罚忏悔呢!」

  克莉斯汀笑了。

  「那一定是佐藤老师了,她本身是教徒。」

  「一般学生也很少去礼拜堂吧!」

  「其实也不尽然,无论是老师或学生,在遭遇到挫折或不如意的时候,都很喜欢来找我们聊聊,当然也有女孩们间的感情问题。」

  我故意用很自然的语气问道。「可是我也听说,有女老师因为打扮过于时髦而被罚的。」

  先打听看看她认不认识木惠。「你是说佐佐木惠老师吧?」

  真不知道木惠是怎样在雨宫学园里兴风作浪的,几乎没有人没听过她的大名。「她是前任的化学老师,已经离开了。怎么,你也听说了?是啊,她的装扮也真把我吓坏了,那一阵子佐藤老师简直把她看作眼中钉呢!」

  我笑了起来,想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木惠,如何在佐藤眼前故意骚首弄姿,气得老太婆浑身乱颤的情景。

  「哈哈哈……」克莉斯汀也跟着笑了。

  走上楼梯,克莉斯汀又解释起一座小型圣母头像的历史,我却开始觉得不耐烦了。

  四楼的走廊传来女孩们动人的歌声。咦?松乃她们不是正好在上音乐课吗?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经过的时候,才发现教室都拉上了窗帘,不然可以看到松乃引吭高歌的可爱模样。失望之馀,我再也受不了克莉斯汀喃喃的念经。

  「修女,真对不起,我突然觉得很累,让我们到哪里透透气吧!」

  克莉斯汀的脸红了起来。

  「唉,都是我不好,只顾一个人呱呱说个不停,也不想想佐久间老师是不是累了。」她拼命向我道歉。

  「那么就到屋顶上吧,那儿风景很好的。」

  我们走到顶楼的铁门,拉开铁栓,一片美景就在眼前。附近的高山已经覆上一层薄薄的白雪,衬着清朗的初冬湛蓝的天空,像软绵绵的一团团棉花。我呆呆看着大自然如此巧妙的安排,有一阵子好像连呼吸都停下来了。

  楼顶很大,除了水塔外,还有一间像是放置杂物的储藏室。饱含着森林芳香的冷冽空气拂面而来,我觉得自己好像要溶化在这片清新中。只是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奇怪的声音,竟像是女人的呻吟……还有谁在这里?

  「嘘!」我示意克莉斯汀保持安静,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水塔后面。

  「阿啊碍不……」忘形的淫喊越来越近了。当我看清楚到水塔角落的身影时,不禁停下脚步。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