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奸魔】作者:不详
2018-04-09
               明星奸魔


字数:11387字

               (01)

  看着阿宝在胸罩广告里迷人的身材,我右手加速套弄着阴茎,随着节奏逐渐加快,我再也压不住射精的冲动,岩浆般灼热的精液已狂喷而出,喷在早已预备好的卫生纸上,清洁完毕之后心里只想着∶不知道明天去参观「综艺旗舰」的录影,会不会有好康的事情发生?

  去到录影现场的时候,刚刚开始录影,阿宝的服装虽然露得不多,可是却蛮紧的,把阿宝丰满的身材表露无遗,不过也因此吸引了宪哥的注意,常常藉机会去碰触阿宝丰满的双峰,虽然阿宝已经尽量去闪躲,可是有几次还是躲不过宪哥的魔爪,也因此阿宝录影录到后面时已经很不开心。

  由于录影录到后面时,我觉得很闷,因此我就离开录影现场四处逛逛。逛着逛着,竟然逛到刚好空无一人的化妆间,突然有一处地方引起我的注意,那个地方是一个杂物间,可是却刚好在斜对着更衣间,如果女艺人在里面换衣服时没有把帘子拉好,躲在杂物间里刚好可以好好欣赏到对面的脱衣秀,而且不容易被发现。

  我心里面不断在挣扎,一个大学准毕业生如果被抓到偷窥就前途尽毁,可是现在这个机会可说是千载难逢,因此我在当时做出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决定,就是∶马上躲起来,等待对面的脱衣秀。

  过了一阵子之后,人群开始不断进入化妆间卸妆,不过并不如预期的可以清楚的看到脱衣秀,因为不断会有人在中间走来走去,所以我并不能把门缝开的太大,如果不小心一点的话,可是很容易会给人发现的呢!不过还好的是,我最期待的猎物「阿宝」还没有去换衣服,因此还有机会看到她的个人秀。

  阿宝因为刚才的事情一直很不开心,录影完毕之后一直坐在化妆台前发呆,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化妆间之后,她才想起该换衣服回家睡觉了,因此马上拿便服去更衣间更换。看着阿宝慢慢把衣服脱下,我的心跳越跳越快,因为我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

  今天阿宝穿了一件紧身白色连身裙,紧窄的布料下她小巧的双峰不甘被压迫似的向外怒突,随着阿宝慢慢的把连身裙的拉炼拉下,我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背部,当她把连身裙脱下之后她全身之剩下胸围跟丁字裤,再向下望,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内。

  看到这个时候,这样的距离已经无法满足我,反正现在外面也没有人了,我不如大着胆子走出去,走到更衣间前面偷看,这样才能看的更清楚更真实。
  当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更衣间前面的时侯,阿宝刚好正把她那薄如婵翼的胸围脱下,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超级竹笋型,起码有32C,她的乳晕好细,颜色好浅,几乎跟乳房一样颜色,乳头像一粒红豆的大小,简直是上帝的杰作。她下面是一条白色而且很小的丁字裤,小到连阴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弯腰,就可以轻易被人看到她隐约的阴毛。

  由于实在太紧张了,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此举惊动了更衣间里的阿宝,阿宝转身一看,看到一名陌生男子站在更衣间门帘后看着自己换衣服,她下意识的准备要大叫。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忽然间我想起来「奥丁」兄所写的大作《恶》里面的月夜奸魔很多时候都是一掌打在猎物的颈动脉上,使猎物晕倒,因此我在不由自主的情况之下便一掌打在阿宝的颈动脉上,阿宝果然如预期的失去意识慢慢倒下。

  看着阿宝那拥有着天使脸孔、魔鬼身材般的身体躺在面前,我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性,现在阿宝虽然昏倒了,可是昏倒之前已经清楚的看到了我的样子,如果她醒来之后报警的话,我就完了,我究竟应该怎么样善后好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一石二鸟的辨法,就是……

  决定了之后,我马上把阿宝拖到刚刚那间杂物间里,并用她的丝袜把她的双手交叠在身后紧紧捆绑起来,再找了一块破布塞在她的口里以防止她发出声音,并把我那台拍立得相机拿出来,真没想到本来只是要在拍完照之后拿给她签名,现在竟可以拿来拍阿宝的裸照。我草草地拍了几张阿宝的裸照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我期待已久的「破处行动」。

  你问我怎么知道阿宝还是处女?那你误解了我的意思,虽然我有上千次的射精经验,可是对手只有两个∶左手、右手,因此「破处行动」指的是使我脱离处男的行动。

  现在阿宝几乎全身赤裸,人字型躺卧在地上,看着阿宝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依然坚挺,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腿向外分,看起来她很注重她的脚趾,不但洗得干干净净,趾甲也修得圆圆的,还涂上一层带有银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的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

  我一手托着她的脚,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我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她的脚趾好滑、好软!我另一手也没闲着,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阿宝右边的乳头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变得好硬、好大,此时我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

  在我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之后,我改为含着阿宝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只手来,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阴阜顶胀的白色丁字裤中央,慢慢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
  此时阿宝慢慢回复了知觉,她感到有人用两手握着自己的双乳搓弄着,头伏在双腿之间,舌头就绕着自己的阴阜转,贪婪地吸吮,舌头挑弄着自己的阴蒂,阿宝全身一颤,淫水不停地流出来,阿宝给那人逗弄得全身直颤。

  我感到阿宝已经醒了过来,为了我可以有更佳的享受,我唯有先放下手边的工作,先跟她好好谈一下。我板着脸说∶「曾小姐,我已经拍了你的裸照,除非你想改走AV女优的路线,如果不是我希望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跟着我把几张裸照丢了在她面前,好使她知道我没有唬她。隔了半分钟我再问她∶「你决定了吗?如果你肯乖乖合作的话,你就点一下头。」

  阿宝心想是逃不了的了,因此纵然千百般不容易,也只好含着泪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看到她微微点了一下头,我真是爽翻了,因此我就把她的双手松绑,也把她口里的破布拿了出来,并警告她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一刀捅死她。

  我过去抱着她,趁她的头一仰时,我就朝阿宝的小嘴亲了下去,她还想推开我,我抱着她的背,继续吻着她,她在「唔唔」地想叫的时候,刚好给我有机可乘,舌头也攻进她的嘴巴里,将阿宝的香舌扯入我嘴内紧紧夹着,不停地吸啜,阿宝的津液沿着香舌不断渗入我的口腔内。

  二人亲密的交合状态令阿宝羞得两颊绯红,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欲望。我那对手掌就伸进她的胸脯里,握着她两个圆大的奶子。

  阿宝由于家里家教很严,而前那些男朋友想和她亲热一下,她都拒绝,根本没有真正和男人性接触,这时面前这男人却粗暴地抚摸她的奶子,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趐麻感觉传到全身,而这男人的手指灵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动,还集中在她的乳头上,把她突起的乳头慢慢搓弄。

  「唔……唔……」阿宝被强吻的嘴里没法发出声音,双乳给这男人摸得很兴奋,全身都发软,手脚只能没力地抵抗着,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小穴好像有甚么东西渗出来,一种快要尿出来的感觉。

  我抱着阿宝,伸一只手去摸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这时可以看到湿湿的内裤透出了阴唇的形状,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弄阿宝的阴阜。我夸张的说∶「怎么会湿湿的?唉呦!越来越湿了!」

  阿宝虽极力扭动腰肢,却抵不过那人的力道,这时被那人的舌头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颤∶「不要……这样……不可以……」阿宝喘着气哀求。
  我哪肯罢休?更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可爱的宝主播,你看你的淫水,尝尝是甚么味道吧!」说完就把舌头弄进阿宝的小嘴里面。

  「裤子这么湿!我帮你脱掉!」我把内裤一骨碌的扒下到脚跟,阿宝来不及反应,整个下体就毫无保留的落入别人的眼中。浓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的大阴唇,已经在挑逗下张开一条缝,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她的小穴给我插得全身无力。

  我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神情,更加激发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开自己的裤链,把胀得发硬的阴茎拿出来,一手抬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来,这样我的阴茎就能在她小穴口磨来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

  阿宝正不知所措时,那人的手掌已经揉搓着她圆圆的屁股,手指还朝屁股缝里面钻。可怕却刺激的感觉直涌出来,阿宝浑身直抖嗦,使她不断夹着屁股。
  看到这景像,阴茎硬得实在难受,我把身下的阿宝双腿一拉,发硬的龟头就抵住她的小穴口。「喔!……你……」阿宝感觉到小穴被火热坚硬的东西顶到,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可还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挣脱。

  但我这时已经箭在弦上,连忙伸手到她两腿间,钻进她的小穴里,一下子找到她的阴蒂,扣动几下,阿宝全身又软了下来。我一挺阴茎不顾一切的往前顶,龟头正一分一毫的深入阿宝的体内,最后被阴道内一度柔软的薄膜所阻止,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找到了阿宝初次体验的像徵。

  我的龟头已抵在阿宝的处女膜上,忙抓着阿宝的头发问∶「阿宝,你仍是处女吗?」阿宝已痛得只能点头回应。

  我不愿再浪费操她的宝贵时间,于是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顶,整根阴茎便狠狠贯穿了阿宝宝贵的处女膜,挤进少女紧窄的阴道内,把她弄得直呼痛。而我却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

  深入阿宝体内的阴茎不断地挤开阿宝的阴道壁,开发着阿宝的处女地,龟头更已顶在阿宝的穴心上。我猛烈撞击着阿宝的穴心,冲击力令阿宝随着我的动作摇摆,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顶到阿宝的穴心深处,才百来下,阿宝已不禁泄身高潮起来。我的龟头紧贴着阿宝的穴心,感受着灼热的阴精不停洒在我的龟头,阿宝的阴道则收缩紧夹住我的阴茎不放,不停地蠕动吸啜着。

  阿宝咬着下唇忍受着失身的剧痛,眼泪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垂下头不经意地看到那男人粗大的阴茎正逐少逐少地进入自己的体内,自己的阴唇更被大大的撑开,勉力吞下男人的阴茎。虽然不愿意,但阿宝的身体亦起了老实的反应,爱液混和着处女血流落地上。

  就在情欲交流的最高峰里,我将精液注射进阿宝的体内,任由阿宝的子宫吞食着我所射出的精液。我将半软的肉棒轻轻抽离阿宝的体内,改为送到阿宝羞红的面前∶「给我舔得干干净净。」

  阿宝好不容易才将我阴茎上的精液舔干净,虽然刚舔干净的龟头有点酸软,但阴茎又已恢复精力,又胀得硬蹦蹦的。我再次命令她∶「将整根含在嘴内不停吸啜。」我的阴茎被阿宝吸进了她的小嘴内,泪水自她的眼角不断流出,滴落在阿宝的乳房上。

  我将阴茎不断送到阿宝的喉咙深处,精液不争气的再次泄射而出,精液不断地从我的龟头射入阿宝的小嘴之内,迅速灌满阿宝的小嘴,但仍有丝丝精液自她的嘴角慢慢流出。而阿宝的体力亦随着精液的喷出而消耗怠尽,终于当他她吸着我最后一滴精液的同时,她亦在不知不觉中昏睡过去。

  我也因为第一次就连续干了两个阿宝的处女地,累的要命,虽然还有一个地方还没干,不过还有的是机会,不用急,只要有裸照在手上,还怕她会飞出我的手掌上吗!

  经过了近一小时的玩弄,我的魔性已经得到彻底的满足,便遗下全身赤裸、满嘴精液、下身一片狼藉的阿宝在杂物间里,施施然离去。

  不过经过这一次「破处行动」,我觉得我体内的魔性好像偷偷地成长了,我不知道魔性下一次什么时候会给挑起呢!


               (02)

  自从那次意外的上了阿宝之后,我一直觉得身体好像有起一点变化,除了身体变得更大、更壮之外,性欲也大增,手淫固然不能减低我的欲望,连普通的女孩子我也失去兴趣,好像只有去上女明星,才能暂时消去我的魔性,而且在我魔性大发的时候,我觉得我根本没法控制我自己。

  事情既然发展成这样,我也豁出去了,反正我也控制不了我的魔性,只好做多一些预备工作,把工具预备好,以防不时之需。反正香港有个叫月夜奸魔的到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还跑到日本去为国增光呢!有机会真想会一会他,跟他请教一下。

  那次上完阿宝之后,临走时我顺便翻了一下她的包包,把她的电话、地址等有用的资料抄了下来,另外也顺便拿走了她的钥匙。本来只是为了要舒舒服服的上她一次,可是现在我决定要把阿宝变成我的性奴,因为我既然决定要上更多的女星,我需要有人帮我查出那些女星的各种资料,阿宝绝对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我既然有了阿宝她家的钥匙,我当然很轻易的便到达她家门前,我为了确定她家里没有人,我在门口先打了通电话到她家,确定没有人我才大摇大摆的走进她家。我细心打量了一下她家里的环境,在浴室的柜子上装好我忍痛买下的数位摄录机,以便拍下她待会在我们鸳鸯戏水时淫荡的样子。

  等了大概快一小时,我从监视器里看到阿宝自己一个人回来,我便马上躲起来。阿宝回家之后没有察觉到我的闯入,因此便直接进了浴室准备洗澡,我蹲下去从门缝偷窥浴室里面的情况,阿宝正在脱衣服,没多久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踏进浴缸,阿宝光滑的胴体、雪白的肌肤、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真令人垂涎三尺。

  只见阿宝半倚半坐地坐在水里,紧闭双眼,双腿分开,食中两指插进自己湿透的阴户内抠弄着,嘴里「咿咿……呀呀……」哼个不停。

  我看得全身血脉贲张,飞快的把衣裤脱光,「阿宝,用手指插穴很难过吧,手指能满足你吗?我再干你一次吧!」我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阿宝一对奶子,嘴也吻在她的唇上,舌尖不断探前。

  阿宝不停的抵抗,扭了扭身子,挣扎说道∶「我不要,不可以!」阿宝喘着气哀求。

  她的抵抗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欲望∶「你想你的裸照被公开吗?不想的话便给我再爽一次,不要再吵!」

  由于害怕裸照被公开,阿宝不敢出声,打算就当这次是一场梦魇,咬咬牙就过去了。

  我要阿宝蹲下,阴茎刚好就在她面前,阴茎就在离阿宝面前三寸不到。我叫阿宝帮我口交,阿宝被迫,只好勉为其难的抓住阴茎往嘴里塞,阿宝对我的龟头猛吸猛吮。接着我要阿宝跪在浴缸边,把她的两条大腿张开,阿宝的阴唇张得很开,阴户是漂亮的粉红色,黑色的阴毛卷在一起,刚开苞的真的很美。

  我伸手抓着阿宝的丰臀,阴茎对准着她的阴户,一手抚摸她修长的美腿,一手抓着她的足踝,屁股往前一顶,阴茎没入阿宝刚被开垦不久的嫩中。我在她的耳边说∶「你下面好紧啊,插得真舒服,真想天天都能把你插得死去活来!」说罢,更用力地在她那紧窄的阴道中抽插。

  她一直紧抓着浴缸边沿,我每次的插入,都使阿宝的那对32C奶子不停地摇晃,我的手不断的揉搓着她的乳头,使阿宝更加的兴奋,淫水不停的从口流出,龟头就已经接触到她的子宫颈。阵阵趐麻的感觉不断从龟头尖端传上大脑,子宫颈像鱼嘴般的吸吮着,我终于不能自控地一泄如注,把浓浓的精液直接射入她的子宫内。她攀上高潮,全身抖擞不停,阴茎被阴道内的收缩压得动弹不得,精液一滴一滴的被挤了出来,爽得我混身打颤。

  不让阿宝多休息,我提起阿宝一条腿,把她那柔若无骨的脚趾头含在嘴里吸舔,另外我再次将软化的阴茎插入阿宝的嘴内,单手抓着她的头,便缓慢抽插起来。阿宝感到自己嘴内的阴茎不断在涨大,我强迫阿宝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阿宝只好无奈地舔着我的龟头。

  我以双脚顶开阿宝的大腿,硬涨的龟头正好抵在阿宝的菊,由于刚才在干时,淫水不停的从口流出,肛门被大量爱液滋润,所以我才用力一戳阴茎便硬挤进她的肛门里,菊被我撑开,周围的嫩肉都隆起来。

  我在阿宝没有防备之下插入她的菊之内,阿宝只感到从肛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她忍不住大声痛叫说∶「啊!不行……好痛!快停下来,不要……」我看见阿宝惨叫后更加兽性大发,用力抽动阴茎在她的菊进出,阿宝那窄小的菊哪能禁得如此摧残,鲜血由菊流出,泄红了她那雪白的臀部。

  阿宝知道自己的肛门被这人弄裂了,不禁流下泪,她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人把她的肛门操裂。阿宝此时只感到这人的阴茎不断在进出着自己紧窄的肛门,硬生生插进自己的肛门内,令阿宝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感。

  我此刻正享受着这种阴茎被紧紧包住的感觉,我在她那刚被开垦不久的菊中采用进二退一的绝招,经过十数下的抽插,终于能够把整根阴茎尽插入她的直肠内。她咬紧牙关强忍着刺痛感,当我一下一下的深入,慢慢撑大她的菊时,她的快感急速标升,随着我的抽插,扭摆着屁股迎合着,使每一次冲击都进入最深处,把阿宝整个人顶的像是抛上云端一般。

  我边玩她的奶子,边干她的屁眼说∶「爽不爽啊?」

  只见阿宝的秀发狂乱的舞动,呻吟般的回答说∶「爽……爽死了……哼……用力……啊!」此时我狂吻着阿宝的嘴唇,把阿宝那又湿又黏的舌头吸入嘴中,阿宝的四肢有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着我,只见阿宝像发狂般的说∶「快……快干我……快用力干死我啊!」阿宝的浪叫声随着抽插忽急忽缓。

  这样干了大约两百多下,阿宝屁股的扭动也随着我的抽插快速起来,她颤抖的声音大声地淫叫着,我只觉得阿宝暖热的菊紧紧地吸住我的龟头,连忙又快速抽送数十下,我一泄如注,把浓浓的精液直接射入阿宝的直肠里,而同时阿宝整个身体不住的颤抖,阿宝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

  我终于夺取了她的三个处女地,而且我把刚刚的画面全都用我的DV拍了下来,准备用来威胁阿宝要她做我的性奴,不过想不到用不着,因为她已经沉溺于这种变态的性关系中,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娃荡妇。她答应了帮我收集各女星的资料,下次我再出动时,又将有人要遇害了,会是哪个女明星呢!


               (03)

  自从上次把阿宝收服成为我的性奴之后,我一直着手于挑选下一个目标,阿宝也不时送上她收集到的女星资料,她收集到的资料十分详细,使我能够作出周详的计划,因此我也不时好好的给她慰劳一下。

  今天在我翻看着阿宝提供的资料时,一张照片吸引着我的目光,这个女人咬着下唇的样子还真性感,眼神又够淫荡,我决定了下一个目标就是她,她的资料上写着∶

  姓名∶林熙蕾
  英文名∶LinHsiLei,Kelly
  昵称∶蕾蕾
  出生日期∶1975年10月29日
  出生地点∶台湾
  生肖∶兔
  星座∶天蝎座
  身高∶1。70米体重∶105。6磅
  血型∶A
  三围∶B34、W23、H34
  语言∶英语、普通话、广东话
  家庭状况∶父母1兄1妹(均在美国)
  学历∶美国加州大学经济学及比较文学学士
  喜爱的衣着∶T恤、牛仔裤
  喜爱的食物∶面包及日本食品
  喜爱的水果∶香蕉、蜜瓜

  资料上显示她是一个人在台北租房子住,这对于我的行动是一项利多,因为不用浪费力气去解决其他人,只要我刚学到的开锁术不失灵的话,我应该轻轻松松的就可以好好的品尝一下这个淫娃了。

  三天后,我去到她家门口,在确定了里面没人之后,我慢条斯理地把百合匙拿出来,在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的情况之下,便打开了她家的锁,顺利地溜了进去参观。在我仔细地观察完她家的环境之后,我先把DV装在主人房的隐蔽处,以便拍下待会的大战,之后我便躲起来静静等待猎物上勾。

  林熙蕾在录影完了之后,跟工作人员一起到KTV唱歌,到了九点多钟,蕾蕾觉得有些累便先行离开,她回到公司为她租来的房子时已经十点多了,今天录影录了一整天,满身大汗,因此她一回到家里便马上把衣服脱了,准备到浴室洗澡。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外,用钱币轻轻把浴室的门锁打开。我隔着小缝偷看浴室里的蕾蕾,她已经进了浴缸,并拉上了玻璃门洗澡,但由于玻璃是半透明的,她美好的身裁还是会若隐若现地反映在玻璃门上,鲜红白嫩的双乳、纤细的柳腰、修长有美感的大腿、洁白的肌肤,还有下腹发出的黑色光泽,使我眼睛里充满了欲火,我知道我这次的选择绝对没有挑错对象。

  等玻璃门拉开时,蕾蕾已经围着浴巾,我感到非常失望,不过她忽然慢慢的把浴巾解开,她拿着浴巾轻轻抹着乳房上的水渍,34C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动,乳头也随着摆动,真是波涛汹涌。等到抹下半身时,两个圆圆的屁股转了过来,好白好光滑,蕾蕾转身把一条腿跨在浴缸旁,轻轻抹着大腿,但她这姿势却变成把两腿分开,将私处正对着我,她那迷人的嫩穴上,柔柔软软的阴毛上还残留着不少水珠。

  蕾蕾就这样慢慢地把身体抹乾后,才裹着大浴巾出房间,我赶紧躲起来。她身上仅用一条大浴巾包住,胸口上的两个饱满的乳房好像要跳出来似的,走起路来抖跳不已,她盘腿坐在床上,搔弄着头发,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毕露,令人看了晕眩。

  她开始擦起了她的护肤霜,她先把护肤霜擦在奶子上,把两个奶子弄得一抖一抖的,看得我眼花撩乱,跟着她把护肤霜擦在她那修长白的玉腿上,还有她那小巧的脚趾上也抹了,就这样不断地抹,抹了很久,我的血液不禁加速流动,我看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

  擦完护肤霜后,她穿了一件性感睡衣便往床上一躺,开始睡了起来。我耐心的等着,直到她开始发出微微的打呼声,我才悄悄的爬出了我所躲藏的衣柜,我站在她的床前才发现,原来她那睡衣胸口空隙很大,稍侧身两个34C乳房就走光,她穿的那条内裤也很松身,她每动一下腿,我就能从她那空隙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内侧,甚至连阴毛也能看见。

  我伏下身,伸手去解林熙蕾睡衣的钮扣,她不转身本来也没甚么,不过过了一会儿,蕾蕾又转身侧睡,睡衣完全松开,整个奶子抖了出来,在我面前晃动,34C是有够大的,她睡的很死,完全没有醒来,她又翻一了下身子,结果两个奶子便大刺刺地暴露在空气中,她的乳头还尖尖的竖起。

  我看蕾蕾没反应,就轻轻把她奶子揉动起来,真正点,她的奶子有够软的,我另一只手正慢慢伸过去要摸上另一个乳房,林熙蕾发出梦呓∶「别弄我……」吓得我两手一起缩回,蹲下去床边,我的心跳得很厉害,这一次真是刺激。
  过了一会,见蕾蕾又不动了,我又站了起来,我看到她的内裤两面只靠一根绳子绑着,那是一个活结,于是用手一拔,整条内裤松开,我稍稍把内裤往下一拉,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我弯低身子仔细看,她的私处又暴露在我面前,小穴看得清清楚楚,整个黑毛毛的私处露了出来。

  我伸手到林熙蕾的私处摸着,越摸越大力,蕾蕾轻轻「嗯」一声,过了不久见她根本没有醒来,就搓弄起来,她又轻轻「嗯」一声,小腰扭了几下,我又伸出中指插入她两腿间,林熙蕾开始有感觉,梦呓说∶「别再弄我,让我睡……」
  林熙蕾开始清醒,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男朋友在弄她,却忽然想起己经和男友分开了一段时间,她张开眼睛看到一个陌生人在玩弄着她的身体,吓得呆了好一阵子,张开嘴不知道要说甚么。

  我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蕾蕾用力挣扎着企图要挣脱我的怀抱,但我的力气实在比她大得多了,任她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最后她用力咬了我一口,我吃痛将她推倒在地上,林熙蕾摔倒后忍痛爬起便想夺门而出,哪知道我早已洞悉她的心意,先一步挡在门口将房门锁上,同时我手上多出了一把锋利的蓝波刀。
  我说∶「别大声吵,你再叫我一刀桶死你再奸尸……」林熙蕾本来还想要挣扎,但看到我不像说笑的,于是又软了下去。

  我看她乖乖听话,便把林熙蕾从地上拉了起来,把她推到窗台上伏卧着,一手握着蕾蕾的大奶子使劲地揉搓着,她还想反抗,但不敢太大声,我另一只手已摸到蕾蕾的小穴那里,食指和中指硬塞进去,蕾蕾轻轻「啊」了一声,她怕我听到她的呻吟,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理她,继续挖她的小穴,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断扭来扭去,全身软了下来。

  我开始用嘴去吻她,弄得她「吱吱唔唔」,她的小舌头已经给我吸到嘴巴里去,我的手不停地抓握着她的奶子,把乳房搓圆变扁搓来弄去的,像在搓面粉那样。原本凹陷着乳头,埋没在红润的乳晕里,现却被我低头用牙齿咬出来吸舔,慢慢使它勃硬,仔细地舔舐每一个部位,左手还不停的抚弄着另一个乳房。
  只这么连续几下,蕾蕾已经开始闭着两眼,皱着眉毛,微微张着小嘴,还伸出一点舌头,满脸淫荡的表情,还要拼命装矜持,叫着∶「不要,不要……」
  林熙蕾一向很注意自已的脚,每天花很多时间在于脚的保养上,我被她那对脚吸引着,我改成含咬着林熙蕾的脚趾头,用嘴把蕾蕾右脚食指上的脚戒给吸出来,接着我开始吸舔着她那有着白嫩脚背、粉红色脚板、一根根整齐滑嫩的脚趾头、柔若无骨的玉足。

  我疯狂的吸舔着她那刚洗干净带着微微薰衣草香的小脚、脚趾缝,还不停的用手搓揉着蕾蕾的脚趾,把她那白里透红的脚趾吸舔得红通通的,她被我舔得「哼哼啊啊」地叫了起来。

  我见林熙蕾的淫水不断涌出,便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用舌头舔吸着,当舌尖碰到她的肉豆时,她全身都抖颤,淫水又再涌了出来,还流到屁股上。

  我见是时候了,我把蕾蕾两条修长玉腿给强曲起来,膝盖贴在大奶子上,整个人像个肉球那样,我把龟头对准她的小穴,腰一挺,整根阴茎已经塞进林熙蕾的细嫩小穴里,还不断向里面挤着,直至全根没入为止,然后就开始抽送起来,房里充满着当我的肉棒挤进蕾蕾体内时发出的「噗嗤、噗嗤」声。(她果然不是处女,不过还好我早就猜到了!)

  我把蕾蕾抱到谢谢上换成侧躺姿势,把她的右脚含咬在嘴里,继续抽干着,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进蕾蕾的阴道深处,她现在不但口里呻吟不绝,大半阴毛也都因为沁出的爱液而泡得湿湿的了。这时蕾蕾已经舒服得全身趐淋,只见高翘在谢谢上的那只美丽小脚,粉红柔嫩的脚趾在那儿一张一弯的动着。

  蕾蕾沉醉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她的臀部不自觉的高高翘起,我抓紧她的腰用力的前后抽送,每次向后抽出的时候,都用阴茎带出一些淫水,从蕾蕾大腿内侧徐徐地流下,蕾蕾不断的娇喘着并扭动诱人的身躯。

  我用手摸着她那两个圆圆的屁股,我试着用手指沾满她蜜穴里分泌的爱液,慢慢在她漂亮的菊花蕾里轻轻抠弄,把食指压在蕾蕾的屁眼上,用中指挤进那狭窄紧缩的小屁眼里,感觉那里的紧缩的压力与湿热。

  由于林熙蕾早就不是处女,因此阴道早已不像处女般的狭窄,既然前面的洞不能满足我,我便转移阵地,转攻后面那块处女地。我把龟头对准位置,插进蕾蕾的菊花蕾里,由于刚才在干小穴时,蕾蕾的肛门已经被淫水滋润了,所以我的龟头才能顺利的硬撑进蕾蕾的菊花蕾里。

  林熙蕾感到肛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她忍不住大声痛叫说∶「啊……好痛……哎呀!」我看见蕾蕾惨叫后更加兽性大发,用力抽动在她的屁眼进出,蕾蕾那窄小的菊花蕾在我如此摧残之下,菊门口开始出现血丝,她痛的声泪俱下求饶说∶「拜托……饶……饶了我吧!我受不了……好痛啊!」

  我开始很有技巧的以龟头磨擦她的屁眼缓缓前进,我双手也没闲着,轻揉着她尖挺的奶子,在双重攻击的手法下,蕾蕾的小穴里淫水有如泉水般涌出,直把她的一颗心逗的又骚又痒,口中的痛呼声也变成阵阵的诱人呻吟声。

  只见蕾蕾双颊绯红、媚眼如丝,慵懒无力的说∶「嗯……好热……好痒……哼……啊……」紧窄的屁眼把我的阴茎夹得滴水不漏,阴茎就像浸淫在一缸暖水内似的,舒服异常,身下的蕾蕾也开始不断大声的浪叫。

  林熙蕾的浪叫声随着阴茎的抽插忽急忽缓,搞了十几分钟后,她转而紧紧的抱着我,因此屁眼与我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如此令我更加受不了,我用双手紧抓住蕾蕾的屁股准备作最后的冲刺,我喘着气用尽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每一刺都直抵屁眼深处,抽插越来越快,我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一股温热的精液射入林熙蕾的屁眼深处,残馀的精液自蕾蕾的菊花蕾流下。

  这时候蕾蕾已经舒服得全身趐淋,慵懒无力,小嘴微微张着,满脸愉悦的表情,看到她那香舌轻轻舔着双唇的性感模样,我不禁将我软掉的阴茎从她的屁眼拔出,拿到她双唇的位置,她用细嫩的手指握着满是爱液的肉棒,温柔的上下揉搓,轻轻的含在嘴里,用嘴唇吮了又吮,她用舌尖顺着肉棒的背侧来回舔拭,还用香舌轻轻抵住我的马眼,挑动着我最敏感的部位。

  我的弟弟在蕾蕾出众的口技挑逗之下,迅速恢复元气,在她的小嘴里不断胀大。

  林熙蕾这时把我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里,我开始在蕾蕾的小嘴巴里做起活塞运动,这时蕾蕾躺在谢谢上,我就从上面把阴茎塞进她嘴里,屁股一沉一沉,把阴茎不断插进她的嘴里、喉间,弄得她发不出呻吟声,只能「唔唔」地叫。抽插个百来下后,马眼趐麻感渐强,我抓紧蕾蕾的头用力加速的插个十来下后,马眼一松,一股脑的精液射向蕾蕾的口中。

  我把阴茎抖动个七、八下,两腿一软转身倒卧谢谢上。蕾蕾趴下舔起我湿漉漉的阴茎,足足舔啜了五分钟才舔干净,直爽得我要叫救命,一丝丝精液缓缓的从蕾蕾口中流出。蕾蕾再主动以她的小香舌舔着龟头上的残迹,蕾蕾很有经验,全舔在龟头的敏感地带,令我的阴茎再次硬直起来。

  我继续不断在蕾蕾身上的三个洞轮流抽插着,在又射了两次之后才拖着疲惫又满足的身体离开林熙蕾的住处,在我离开的时候,蕾蕾已经因为今天实在太累了,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睡着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